端木悠然☆

……话废。不知道说啥(((

是扑克(右)和王牌(左)(`・ω・´)
画到最后电脑开始变卡…于是乱七八糟地放飞自我了(´;ω;`)看着不顺眼请轻喷,因为我也看不顺眼(´;ω;`)
试图在开(赴)学(死)之前给自己发点糖吃。emmm…感觉现在要猝死了…

我觉得不带干货是不能来的,所以贴一点设定……。这是小号。

wait我忘打tag了
小号真好啊。在我不发图的时候还是都窝那边好了(。

端木悠然☆:

这是6月29号写的
所以我俩月没进DL的tag为什么所有人都all混了??还是因为你们放暑假了???

……你说Cathedral有可能住在教堂里吗?
Maze是在乱七八糟的巷子里长大的,这个我之前应该有说过。我不确定应不应该设成他和Chaos来自同一个地方,但事情是差不多同时发生的
人们试图杀死Chaos那次,他们也想要除掉Maze←……这不代表他们两个当时有什么关系。大概是极端的一派划了好几个攻击目标,这样。有几个人也许当时就便当了,真可惜…我的意思是,我刚才在想要不要说Blues是受害者之一。但这可不是随便就能决定的事……无论怎样,我会再让一两个我们认识的人经历这件事的。
Maze当时的情况是被CG他们带到了Cathedral的地方(教堂里,大概)住下,对居民们宣称是对他的监禁。以这种途径活了下来。(说实话,CG一派那次一定救过不止他一个人。辛苦她了……CG那会儿才16啊(在思考暗寒是不是经历过。还有Beginning,不过她的能力真的很上天了……到那种被敬畏而并非恐惧的程度。我的意思是……我从来没设过Beginning。她当时才五岁啊你们是认真的吗……)
(为什么想要Maze死?因为他的能力带来了某种精神影响吧……我真的很难界定失了智三人组(划掉)能力的实质是什么。有多少是他们带来的,又有多少是人们在面对他们时自发产生的,完全无法得出结论。只不过,无论如何两者结合在一起都会形成极端的敬仰或极端的厌恶与恐惧。Cathedral是前者,但Chaos和Maze就不是了…)
所以Maze以这种方式被保护着生活了下去。他7岁到13岁的六年间大概是活得最平静的六年吧?也包括像个普通小孩子一样地成长与学习着。但我不是说他就完全是普通小孩子那样。他并不明白自己的能力是怎么回事,其他人也没人打算告诉他,但他一直隐约明白(认为)自己是“有害的”。他确实见过身边人的死,如果说那是被他害死的也大概没错,他当时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知所措,但是现在并不一样。待在这里时,虽说安全地活了下去,依旧有很大一部分人表达了对他的厌恶或干脆避开。对于是自己给所有人带来了麻烦这一点,他并没有怀疑过。不如说也是在努力安静地活下去,可并不是真的平静地成长着。
Chaos回来的时候对这里做了这里曾对他做过的事情,我的意思是……把教堂炸掉了。(当时是那群人试图炸掉Chaos的家)而他对Cathedral的说法是这是那些居民干的,所谓那些你虔诚的信徒,现在所有人都识破了你的谎言。而你还待在你们所描绘的假象里不肯出来吗?(*你的谎言:Cathedral的能力是他人对他的无条件信服。 *你们所描绘的假象:Cathedral当时还是CG一派的,主张以和平的方式改变那些保守居民的想法。)(事实上,他本来没打算拐走Cathedral,只是打算把这儿炸了。但是Chaos半是能力半是习惯地说出这些话后,Cathedral信仰破灭的样子“实在是太有趣了”,于是就顺理成章的把人拐走了。(←看见了吗Chaos就是这样个无药可救的混蛋)(←……而且Cathedral是强战力!!!)
(……有趣的是,我设定完了才发现Cathedral原关也把整个教堂拆了的事情。)
所以在炸了教堂之后他碰见了Maze。我不确定Maze有听见Chaos对Cathedral的谜之洗脑吗,但无论如何他并不知道这事是Chaos做的。相反的是,他认为这依旧是因为自己(无论是有人受到他能力的影响还是有人想要除掉他)。他想要让Chaos(或所有人)离开这里,而自己并没有想要继续活下去的意思…然后被Chaos以(我也不知道什么方式)强行带出去了。
Chaos可能是想直接拐俩回去(哇这人好过分是不是!!!),在最初的一两个小时相安无事,发现了Maze也是『能力者』的事。但是Maze在他们离开镇子之前跑掉了,一部分原因是害怕Chaos和Cathedral也因为他死掉。
镇子上的人得知这场事故时很是愤怒(教堂是一个神圣的地方!),认为那是因为Maze往在那里:他六年前就不该活下来。最后CG将他关在塔里并允诺在他成年时处死他。(因为如果对孩子下手你们的双手会沾上罪恶……CG在居民中还是很有威望的。相信我,她并不是真的想杀了他;还有五年,也许他们能够促进一些改变,但当下这是唯一能拖住愤怒的居民们的办法了。)大家都以为Cathedral已经死了。
Chaos在再次回镇子上时知道了这件事。(他喜欢往镇子上跑,为了给这片他所厌恶的地方带来混乱:使用能力或者本能。在他看来CG一派所做的事毫无意义,用温和的方式只会让民众得寸进尺。为什么还要兼顾他们?他也并不觉得CG是在保护Maze,正相反,是她宣判了他成年时的死刑。她以为她能改变什么吗?)强行(潜?)进了塔,事实上Maze还记得他。但Maze并不想接近他或任何人。……不要过来…你会死的。于是告诉了他真正炸掉教堂的人是谁。那从来都不是你的错,因为我才是真正的“混乱”。没错,……确实是我干的,你想的话就全部怪罪我吧。只不过我是不会被他们抓住的。他也没有想到这句话确实安抚了面前的人,这是他们亲近的开端。
――如果喜欢我的话,跟我走不就好了?
――……!可是……
――……没关系的噢?我会一直来找你的,直到你跟我离开;……因为我也喜欢你。
↑之后一直往这里跑,大概之后几次送给Maze了眼罩。睡吧?……这样就不会再惊醒了哦。
↑真的喜欢上Maze是几个月之后的事,那之前只是无论Maze对自己无条件的信赖还是自己将会拯救的他的未来都会给自己巨大的满足感。


是*自家世界观的*Maze!
(↑私货太多感觉跟DL已经没啥关系了(不要脸地占个tag
不会画背景呜呜呜呜
p1p2是两种色调(已经放飞自我了(,p3无背景

试着特效堆了一只Maze(我觉得我快要认不出他了
满屏私设警告(。轻点打(护头
(楼和星空的贴图都是网上找的_(:з丿∠)_)

关于cp连线(其实我本来周末就想连的但……一直在打游戏😂
本命是混迷和沙风
绿色线大多都是我的神经病拉郎😂😂😂

为什么发不了图!!!

啊啊啊啊啊啊疯了疯了

关于Ignite终于有了填词版!!感觉完全不一样呢……!!
前天就开始画了但太懒了今天才上完色(
1p→2p→3p疯狂画风突变注意(太懒了只有第一张是板绘。背景就是Ignite关卡背景!!
3p是Laser!!无视铅笔字!!请只看对话框!!
4p5p是四月画的Ignite和Laser的人设(私设如山
(灯光特效果然是Laser、Dazzle和Neon专业吧!!emmmm)
(如果你已经发现了我1p没画左手……对不起我懒得上色了我有罪😭)

一个Chaos/Maze的摸鱼(。私心成吨注意!!!

这是一篇包含私心的Chaomaze。Chaos第一人称(我是崩到飞起来了),全程没提到名字注意(其实我当然可以提到。懒得改???)因为太过私心了甚至可以作为我×Maze吃。
有奇怪的世界观存在着……?不过应该可以无视(
我-Chaos,他-Maze

他埋在我怀里抽泣。像极了我几年前初遇他时的样子:尽管他已经长高了不少――这点可真是不可思议,对于那座昏暗的高塔来说――我依旧能把他整个抱在怀里,像是层尺码刚好的毛绒睡衣。他习惯把双眼埋在我的小臂里,似乎我的双手是块与世隔绝的厚重窗帘;他这么做时发丝蹭过我的锁骨。滚烫的液体渗过蒙住他双眼的布条上繁复的花纹沾湿了我的手腕。他抓住我双手的力道太紧了,以至于我甚至没能抽出只手来抚过他垂至我胸口的发从。
“做噩梦了?”我在他耳边问他。他颤抖着,小小地嗯了一声,抓着我手腕的左手动了动准备捏住我的袖子。我趁机用右手和他十指相扣,腾出自己的左手揽住他的右肩。
他的手指紧紧扣住我的手掌,几秒内我甚至考虑着要不要掐下他的肩让他放松下来。但很快他就像是用尽了一生的力气,左手乖顺地让我握着,整个空间剩下的唯有他小小的呜咽。
“我梦见……你死了。”他说,整个人缩成比平常小三分之一的一团;“是被镇上炸飞的碎石……我看见了。只有我一个人看见……所有人都恨你。”尽管他还在我怀里,我却像是站在他一米开外似的清晰无比地看见了他的背部曲线;这种感觉并不好受。于是我去吻他的耳廓,为的是消除那点可笑的距离感;我猜现在轮到我紧紧抓着他了,虽说事实上我还记得他喜欢我这么做。我用左臂将他像抱个抱枕似的禁锢在我怀里,好像我不这么做他就会消失成一地的玻璃碎片似的。
“……怎么可能。”我回答他,把半张脸嵌进他的颈窝中。他的气味混杂着青苔和大理石,我透过他的发丝所看到的世界浸泡着极端的寒冰与烈焰,扭曲成毫无意义的符号。“所有人都恨我不是常态吗?我不也活得好好的……我不会死。我以为你早就相信我了呢。”他的耳廓沾上我的唾液之后变得红润温暖;他在我怀里半翻了个身,把脑袋侧倚在我肩上。他的鼻尖和我的相距不足十厘米,――太过近了;从这一点开始世界渐渐无法聚光,他用了几分钟幻化成十几个交错重叠的幻影。
“……我相信你……”他的呼吸扫过我的脖颈,回应渐渐融合在空气的细流中。我透过他发丝反射着的阳光观察着他;在微尘所缔就的光的折射世界里他失去了他原有的轮廓,像是灼热的玻璃上的彩色火焰。这太过脆弱了,似乎他随时都会消失;毫无疑问他会从高塔上滴落下去,渗入冰冷的地面,再到岩浆层消隐无踪。如果我真的不在了,或至少今天不在这里,他该怎么办?谁来抱住他保证他不会凭空蒸发到夕阳后的星空中去呢?他脸上的泪痕已经变得冰凉,却没能在光带来的灼热幻觉中冷却我的神经。
我重新抱住他,融化的玻璃事实上也不过如此。我捧起他的脸时分不清虚实和黑暗,从一开始他就是我在强光刺激下看到的光斑,不过是闭着眼睛就产生的幻觉。可正如小孩子为了寻求幻境而按压着眼球那样;我爱他,宁愿被玻璃上的火焰灼成焦碳;他是我活下来的前提条件。从一开始见到他时就是如此,因为我们是一样的人,他的心跳同步于我的呼吸。我们会共同在无序的世界里死去。
……而在这个混乱不堪的世界里,永远活着。
“……我们不属于这儿。”我喃喃着在光影交叠中找到了他的唇。我吻他之前他轻轻吸了口气,然后我的右手贴着他的后脑,他的发丝缠绕着我的手腕。他跪坐在我怀里,将他的整个重量抛在我身上;他的双臂紧抱着我,似乎他一放开就会消散在空中。说不清是谁的泪水从我脸上滚落下去,有半滴落到了我舌尖,我肯定他也尝到了那种咸涩的苦味。我思考着当我放开他后他会在我身上睡着,他的发丝会随着他每一次呼吸而轻颤;而我大概会找本书来看,或仅仅是看着他的脸颊,一直到太阳落到地球的另一边。
待在这儿,别离开我。我无数次在心里对他说;等着我重复几千几万遍时让这句话成为我们之间亘古不变的真理。

忽然。

Chaomaze。
Kill Maze。
没毛病……我不换cp名了(

上youtube看了风暴remix,发现……下面那个是沙漠吧?!!!
所以新版本风沙又站在一起了???!!!!
(虽然中间隔了remix😂)
(你俩都快靠前到新手关了啊……不服啊明明比情人节难orz)
(图是在youtube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