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悠然☆

……话废。不知道说啥(((

试图跟风(然而已经煋了)做了cp问卷
cp连线真好玩,可以乱拉cp还不用产粮(滑稽)
都是一张图,后6p是各种颜色的线分别一张
我真的是暴力逆cp体质……哭le
有没有cp观差不多的小天使来找我聊天鸭(←做天空之梦)

【贴点以前的粮】10月01的LCP员工pa

严格意义上不能算是LCP员工oc因为是我自己捏的人…

――――――――

是LCP二周目的黑恶势力四人。Storm主视角的Destorm附带大量出场的Chaos(所以也带了点Chaostorm?)以及事实上只被提到了两次的Maze。
…为什么Chaos又到处出场,发生了什么呢,其实是主管逼疯了自家天启战神Chaos然后尝试镇压这个大杀四方的小坟蛋。事实上只敢叫了远程白伤组去打(因为第一次Chaos两发带走了伊登←Da Capo),但Maze是去拉仇恨(因为主管手残所以还要抗伤害)的,对不起他…因为得给镇压小组争取输出时间…
Desert(拟态)和Storm(盈泪之剑)都只能待在大部队。
不过认真想想二周目四人就Storm一个穿W(其他三个人都是A)除了他在福利部(所以给了他最蓝的EGO)以外还因为…我们都不想让他打架。(不过作为拟态大佬的Desert其实也没怎么打过架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干得最多的其实是…看狗,并飞快地刷出了拟态(饰品)
嗯…三周目要重画一遍再让他们回来。懒…好了开始正文吧,都是沙冰机乱扯注意。

――――――――――――――――
――――――――――――――――

他碰到身旁那人的袖子。拟态的触感像某种被烤得半熟的腐肉;软绵绵的腐烂肌腹里混杂着突兀的肌腱和纤维,被手指按下去时似乎有黏糊糊的浓稠鲜血要渗出来。它是具冷冰冰的尸体,却又因为终日被穿在Desert身上而滞留着几丝温度;Storm从来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每日毫无怨言、甚至是愉快地将这片像是屠宰场中的残肢断臂般散发着血腥味的衣物披在身上。所以曾经有一次他问Desert:
“为什么会接受把这种东西裹在身上呢?”

“是吗?”那次对方这么回答;“事实上…它的触感和昨天被我们撕碎的‘考验’,或是那些文职每天清理的尸体,都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这个答案是如此地理所当然,可Storm依旧会对此感到恐惧。在他安静地沉默着,准备重新将那天活过去时,对方却接着说了下去:

“说起来最近你更加频繁地露出悲伤的表情了啊…这样没问题吗?”

于是他忽然明白了。或者说他当时认为自己明白了:所谓“自我”和“真理”根本无处可寻。获得绝望骑士的馈赠的人会为了仅剩的自尊和无底洞般黑暗的未来而哭泣,披上「一无所有」的皮的人会习惯并逐渐沉迷泼溅的鲜血和充满铁锈味的空气。那么,此时被命令限制行动在控制部主休息室,仰头看着显示屏上的又一次“演习”――主管的消遣时Storm想到:得到了那三只鸟的羽毛和翅膀、巨口和眼睛的人,是不是也如同那三只鸟一样早已成了疯子,成了绕圈奔跑却毫不自知的、愚蠢的怪物?

屏幕上刚刚从特蕾西娅的收容单元破门而出的人正喃喃低语着,薄暝领口柔软的绒毛蹭过他的脸颊。Chaos在几个月前眼睛就被蒙上了审判鸟的绷带,所以Storm甚至不能判断他的双眼是否真的像一个崩溃者似的黯淡;可是Storm还记得Chaos的眼睛是什么样子。当他的生活第一次天翻地覆时Chaos对他露出微笑,他嘴角扬起的弧度与现在屏幕上的他一模一样;从那时起Storm就应该明白,Chaos自始至终都是个疯子。或者说,无论是在下方走廊大开杀戒的Chaos、在他们面前关上了通道口并隔绝了所有断肢残块的Maze、还是被困在休息室里,只能看着屏幕上的人们血液飞溅当作消遣的自己;他们都一样地疯了,这个地方从来都没有过正常人。

那么所有人又在为了什么而努力呢?他现在又是在做什么呢,不去现场直视该被处决的疯子,就可以延缓自己失去理智的进程吗?待在这儿。和所有人一起待在这个安全的地方;这是主管的命令,事实上是身边的那个人对他的请求。可有什么意义呢?今天的事情从前也曾数不清地发生过;无论演习是成功还是失败,即使Chaos向人群冲过来将这儿变成堆满腐烂肉块的血海,主管依旧会将时间重启,重新给Chaos薄暝、给Desert拟态、给Maze正义裁决者,并把盈泪之剑重新交到自己手上。事实上,他听到几位低级职员被薄暝砍成碎块时,主管看戏般投入的笑声。

当这件事在Storm交叠的记忆中第一次发生时,他曾经真实地想要过一劳永逸地解决掉Chaos。

然而现在他仅仅是闭上了双眼倒在某个已死的文职的工作椅上,沉默地伸手去够Desert的袖口。他足够厌恶拟态上充血的肌肉与结缔组织,可是Desert的体温足以使他能有几秒的时间忘记这些东西。在颤动的睫毛下层层加深的黑暗里,Storm并未看到身边的人脸上自然展现的眨了一下眼的明亮笑容。他仅仅是略微惊讶地感到自己的手被对方握住,呼吸混杂在几百米之外的尖叫声中渐渐平稳;意识到在接下来的几秒或几分钟内,时间趋近永恒。

(`・ω・´)试着给自家孩子写了异想体设定…求轻喷(˘•ω•˘)

写完发现比想象中要难管呢(;д;)

p2p3是图鉴,p4是EGO(模特是这孩子的员工形态…),p5是资料图片。

这个星期大概会画个收容室内的图放上来ヾ(✿゚▽゚)ノ(我听到了咕咕咕的声音.jpg)



·Maze

异想体编号:I-01-113

全部都是你的错与不是任何人的错,这两者所带来的痛苦在本质上没有任何差别。

 

异想体名称:被厌弃的孩子(情报等级1)→迷茫(情报等级3)→无法逃离的命运(情报等级4)

 

危险等级:WAW

伤害类型:WHITE 2-6

最大PE-BOX产量:24

优 18-24

良 13-17

差 0-12

 

 

管理须知:

1. 谨慎等级为1或2的员工在完成工作后会在沉重的悲哀中获得解脱。同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收容单元内精神值归零的员工身上。

2. 当员工在收容单元内死亡后,“I-01-113” 的逆卡巴拉计数器会在倒计时结束后增加。

3. 对“I-01-113”完成压迫工作后,“I-01-113”的逆卡巴拉计数器会立刻减少。(持有“I-01-127”饰品的员工不会触发此效果)

4. 当“I-01-127”被镇压成功时,“I-01-113”会立刻突破收容。突破收容时的“I-01-113”危险等级为HE。

5. 在“I-01-113”突破收容后,如果在开始镇压后的30秒内血量降至10%以下,“I-01-113”会转变为形态“I-01-113-02”,危险等级转变为ALEPH。

6. 在“I-01-113”突破收容时,如果“I-01-127”被镇压成功,则“I-01-113”会立刻转变为“I-01-113-02”。

7. 在“I-01-127”与“I-01-113”相遇时,任何对于“I-01-113”的攻击都会受到数值为造成伤害1.5倍的随机类型伤害。

8. 当“I-01-113-02” 与“I-01-127”相遇,“I-01-127”会立即死亡,同时“I-01-113-02”的血量将恢复至满。在与“I-01-127”相遇后,“I-01-113”的逆卡巴拉计数器当天不会再因为压迫工作而减少。

9. 因为“I-01-113”或“I-01-113-02”的攻击精神值归零的员工会在沉重的悲哀中获得解脱。

10. 因为“I-01-113-02”的攻击而死亡的员工基础数值超出100的属性会降为100。(该效果无法通过“重新开始这一天”消除)

 

 

工作偏好:

本能:一般 一般 一般 一般 一般

洞察:  低   低 一般 一般 一般

沟通:  低   低   低 一般   高

压迫:  高   高   高 一般 一般



敏感信息:

逆卡巴拉计数器极值:3

伤害抗性:???


第一形态(I-01-113):

危险等级:HE

RED(1.0)

WHITE(1.5)

BLACK(1.0)

PALE(0.5)

血量:1200

伤害类型:WHITE(AOE)


第二形态(I-01-113-02):

危险等级:ALEPH

RED(0.5)

WHITE(-1.0)

BLACK(0.5)

PALE(0.5)

血量:4700

伤害类型:WHITE(AOE),PALE

 

 

E.G.O.装备

饰品:Labyrinth

位置:颈部

精神上限+3

成功率+2

工作速度+2

攻击速度+3

移动速度-2

 

纤细的丝线晶莹剔透,它们割裂着你的皮肤。这些锋利的凶器正散发出温和的白色柔光。

有一天,当它们终于融入你的血管与骨髓的那一刻,你会明白何为它们的温柔。

你知道的,他只是想救你们…从很久以前到很久之后,他从来没变过。

*同时佩戴“无序”时,精神抗性提高10%。

 

武器:Labyrinth(WAW)

伤害类型:BLACK (7-12)

攻击速度:快

攻击距离:一般

 

它倒映着你所能看到的一切。

曾经有个人说,玻璃是世界的倒影。但事实上现在的世界仅仅是一滩碎片。

锋利的边缘折射出幻想般的光芒。不久之后,这些仅剩的色彩都将被鲜血所浸染。

*一段时间内使目标更易受到精神伤害。

 

护甲:Labyrinth(WAW)

RED(0.8)

WHITE(0.4)

BLACK(0.6)

PALE(1.0)

 

柔软的布料包裹着伤痕累累的身体,绒毛蹭着你的脸颊。

对于被世界所唾弃的存在,这是只有沉醉在梦境之中才能够去理解的幸福。

在梦境被打碎的那一刻,痛苦随着鲜血一起凝结成永远洗不掉的痕迹。

 

 

工作日志:

“I-01-113”总是垂着头。它的眼睛被什么挡住了,员工甚至怀疑它们根本不存在。

“I-01-113”身上又出现了几条新的伤痕。

“I-01-113”不会讲述,可它在看到员工的第一眼就知道了员工的结局。

“I-01-113”的结局、员工的结局、所有人的结局,早在世界诞生的那天就被书写好了。

“I-01-113”会向员工以外的人说话。事实上,它鲜少与员工交流。

“我很快就会见到你了。我很抱歉…请原谅我…”

“…我爱你。”有一天,“I-01-113”这么说着。员工在踏入收容单元时听见了这句话落下的尾音。

“I-01-113”曾经尝试过拯救所有人,即使它被所有人所恐惧。

“请离开这儿…你会死的…”

事实上,“I-01-113”曾经有双无比美丽的眼睛。即使被尘土掩埋已久,时至今日它们依旧闪耀。

在视线对上“I-01-113”双眼的一瞬间,员工从那里看到了无力而无尽的痛苦。沉重的悲哀填满了员工的心脏。

“我会救你的…从这里离开…”

“I-01-113”会给予员工这个世界最温柔的宽恕。很快,员工就能够永世逃离那些生而为人的惩罚。

 

 

异想体的故事:

“I-01-113”呈现出一个12-15岁的少年模样。它穿着衣物的材料为普通的布料,而自身倾向于半透明的玻璃质感。它裸露的皮肤上经常存在刺伤和擦伤的痕迹,偶尔会有新鲜的血液从伤口流下来(经检测,血液成分与人类十分相似)。在有员工对它进行工作时,它通常蜷缩在收容单元的一角,但监控(非主管使用)显示它在无人的时候有时会在收容单元内无目的地走动。“I-01-113”的这种举动目前还未显现出被确认的危险性。

 

员工中流传着“I-01-113”的模样为一种散发着白光的未知生物。员工M1320在接受调查时对此的解释为当“I-01-113”不在员工视线正中央时,它周身会散发出越来越亮的白色柔光。“I-01-113”的此项特征从未在监控中显现,经实验证实,这只是收容单元内的某种分子使员工大脑产生的幻觉。

 

 

【情报等级为1时显示】

很久以前,当海洋还承载着整片星空的时候,那时他的眼中仅有的是新生的纯真。像每一个孩子那样,他努力地试图将世界一点一点存进双眼。然而他生在破碎的石块和倒歪的树枝之间,空气中扬着沙尘,鹅卵石上洒着碎玻璃。

有一天,他在尖叫争吵的人们眼中看到了泼溅的鲜血。“请停下来…有人会死掉的…”他试图发出足够大的声音使他们听到,但他们驱赶他,向他扔去碎砖块、烂水果和石子。

“他会刺中你的心脏…”预言死亡是无法辩解的罪行。在最后一块石子丢向他时,他的声音很轻,可每一个人都毫无疑问地听见了。

后来,最后向他丢石子的小孩子死掉了;一块碎玻璃穿过了他的肋骨,是他哥哥随手捡起来扔过去的。

 

他是厄运的具象化。他是带来死亡的使者,是乌鸦、黑猫或魔王。只要他死掉,被他预言的悲惨未来就不会实现。

所以人们抓住他,在行刑柱下堆好木柴。从那天起,他第一次死掉了,也许之后就再也没有活过。

这一切都是他的错,他是导致争斗、哭泣和所有不幸的原因。

他看到这一切,他相信这一切。从那天起,他厌弃着自己的眼睛。

 

 

【情报等级为2时显示】

<员工M1023的调查记录>

你指望我记得一个月前的什么事儿?天知道发生了什么…那时镇压小组正在对付“I-01-127”。他们把“I-01-113”交给了几个没经验的新人…有个家伙尖叫着跑过来,他撞在我身上,手里的穿刺极乐差点把我刺死。所以我回头看了他一眼,“I-01-113”跟在他后面也在看着他。他回头再次看向“I-01-113”时倒在地上,大概是吓昏过去了。说实话,他这连HE都对付不了的心理素质就算强化三倍也进不了镇压小组,真不知道主管是怎么想的……

我们决定先对付“I-01-127”,毕竟我们可不是连“I-01-113”那点攻击都承受不了的废物。在我拼命挥我的那把正义裁决者的时候,我听到很轻很轻的抽泣声音。“I-01-113”站在那里,有水滴落在地上,那是它的眼泪…说实在的,异想体为什么会有眼泪?可是这个时候欧文用他的薄暝砍了“I-01-127”最后一刀,然后我们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刺眼的白光在走廊上的每盏灯上乱七八糟地闪烁着。要不是我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我差点以为我们都已经死了,或者至少马上都要死了…

然后那些灯全都暗了下来。在我重新回过神来的时候,我看见了“I-01-113”正在向我们走过来。它比之前高得多,它垂着脑袋看着跌倒在地上的我们,眼神中充满了悲伤和怜悯。我猜异想体是不会有这种感情的,那一定是我的幻觉。可与那样的一双眼睛对视着,我们没有一个人能够站起来攻击它…我想着我之后还要去对那只长脖子的鸟工作…可是有人对我说我活不过下个月了。“I-01-113”的声音在走廊中回响,它对我说:“会结束的…我会救你…”或者它根本没在跟我说话,可是这不重要。它问我,难道我不想从这儿离开?

“I-01-113”对我说我活不过下个月了。可是我记得它向我走过来了…它说它会救我…为什么我现在还站在这里?!我听说你们后来镇压了它。欧文上星期就消失了。我在前几天那只巨鸟出现之后就没看见过艾雪莉了。我猜你们根本不记得她吧…你们把我留在了这儿。“I-01-113”想要救我们。我们都只是受困于这里的牺牲品。说句实话,现在听我说话的那些人,你们的生活有什么意义?我现在倒是挺希望我那会儿就死掉了……

我们和异想体没什么区别。你们也是。这儿只会为我们带来痛苦…也许我们注定只能在这里的痛苦中死去…可是这就是“I-01-113”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们都没有获救的希望…

(员工M1023已被调职。经检测,员工M1023在接受调查时显现出严重的精神不稳定症状,因此他所表达的一切都没有任何可信性。请尽快整理这段记录,并去除对于今后工作无意义的信息。)

 

有一天,在他还被炙烤在第一次死亡的余温中的时候,他遇到了那个人。

世界在他身边燃烧着,他从对方眼中看见了一切的崩塌与毁灭。在他身后,空气中的烟尘发出噼啪的爆炸声,有炙热的粒子溅到他的皮肤上。

那个人向他许诺毁灭与新生。在他唯一熟悉与能够依靠着的混乱中,他终于能够平静地睡着了。

可是他无法忘记他在那个人眼中看到的对方的死亡。他看到掩埋着对方的废墟;在碎石底下的对方眼中,他看到所有希望的沉没。

那一天,海里的星星被黑暗吞噬了。黑色的海洋掀起风浪,摇晃着小岛和不成形的镇子。

那一天,他的双眼里溅上了鲜血。他会被彻底打碎,也会被重新拼凑起来;但那些红色染在他的虹膜上,即使有再多的泪水也永远不会被洗掉……

 

 

【情报等级为3时显示】

经过大量实验证明,“I-01-113”在“I-01-127”被镇压时会表现出明显的激动情绪并突破收容。两个异想体中存在着确认的某种联系:“I-01-113”重复表现出对“I-01-127”“死亡”的无法接受,并在见到“I-01-127”后明显地变得更加温顺。

即使如此,鉴于“I-01-127”突破收容后会引发大量混乱,并且“I-01-113”会明显加剧“I-01-127”的攻击性,建议尽量避免使两个异想体相遇。

 

后来所有人都离开了,只剩下他一个人跪在瓦砾、砖块、倒塌的房梁和碎玻璃上。血珠从他的指尖、双腿和脚底滑落,将一切都染成黄昏时夕阳的红色。

在那个人的血液渗进地下的时候,他终于别无选择地再次睁开了双眼。在他视线所及之处,整个世界在混乱中尖叫燃烧。

毁灭与新生曾是他逃离的道路,而如今一切希望都不知去向。人们既无法被毁灭,也无法被拯救。

即使试图闭上双眼安然入梦,也只能无可避免地看着他那些曾经看到的结局被一个接一个地、按部就班地写下。

当得知你所预言的死亡并不是因你而发生,你会终于感到轻松和解脱吗?但此时的世界如你早已看到的一样仅剩下混乱与绝望。全部都是你的错与不是任何人的错,这两者所带来的痛苦在本质上没有任何差别。真正的事实是,你无法拯救任何人。

“一切很快就会结束了…”

他对能听到的每一个人承诺,看着他们眼中早已转化成恐惧的厌恶。

 

事实上,被厌恶的人生来就该被厌恶,在这场混乱中死亡的人也注定会死亡。履行既定的命运,是他们对于世界唯一的价值。

可是活下来的人们也注定会活下来。这是他们的结局,也是这个故事唯一令人欣慰的地方:活下来的人们依旧会安稳幸福的生活,他们是命运的宠儿。

现在,生来幸运的人要来结束这一切了。他和他所诞生的那个地方、预言死亡的人和为此争斗不息的人们、以及带来这一切的混乱,都不是一个光明的世界能够容纳的东西。

 

 

【情报等级为4时显示】

这不是你的责任。无论是早已确定的死亡,还是随之而来的恐惧与绝望,这些都不是你的错。

可是如果痛苦一定有它的原因的话,也许这就是你的原罪。因为这个责任在于世界:在于你不被世界的未来所需要,在于你一开始就不应该诞生。

我在你的眼中看到了你的死亡。你与满天星辰一起没入黑暗的海底,那个光明的世界抹去了你存在过的所有痕迹。你知道的,我们都乐意抛弃我们黑暗的过去。

而世界写好了你的一生。

你终将从不该存在重新成为不再存在。你的死亡,仅仅是你向这个世界赎罪的过程。


是扑克(右)和王牌(左)(`・ω・´)
画到最后电脑开始变卡…于是乱七八糟地放飞自我了(´;ω;`)看着不顺眼请轻喷,因为我也看不顺眼(´;ω;`)
试图在开(赴)学(死)之前给自己发点糖吃。emmm…感觉现在要猝死了…

我觉得不带干货是不能来的,所以贴一点设定……。这是小号。

wait我忘打tag了
小号真好啊。在我不发图的时候还是都窝那边好了(。

端木悠然☆:

这是6月29号写的
所以我俩月没进DL的tag为什么所有人都all混了??还是因为你们放暑假了???

……你说Cathedral有可能住在教堂里吗?
Maze是在乱七八糟的巷子里长大的,这个我之前应该有说过。我不确定应不应该设成他和Chaos来自同一个地方,但事情是差不多同时发生的
人们试图杀死Chaos那次,他们也想要除掉Maze←……这不代表他们两个当时有什么关系。大概是极端的一派划了好几个攻击目标,这样。有几个人也许当时就便当了,真可惜…我的意思是,我刚才在想要不要说Blues是受害者之一。但这可不是随便就能决定的事……无论怎样,我会再让一两个我们认识的人经历这件事的。
Maze当时的情况是被CG他们带到了Cathedral的地方(教堂里,大概)住下,对居民们宣称是对他的监禁。以这种途径活了下来。(说实话,CG一派那次一定救过不止他一个人。辛苦她了……CG那会儿才16啊(在思考暗寒是不是经历过。还有Beginning,不过她的能力真的很上天了……到那种被敬畏而并非恐惧的程度。我的意思是……我从来没设过Beginning。她当时才五岁啊你们是认真的吗……)
(为什么想要Maze死?因为他的能力带来了某种精神影响吧……我真的很难界定失了智三人组(划掉)能力的实质是什么。有多少是他们带来的,又有多少是人们在面对他们时自发产生的,完全无法得出结论。只不过,无论如何两者结合在一起都会形成极端的敬仰或极端的厌恶与恐惧。Cathedral是前者,但Chaos和Maze就不是了…)
所以Maze以这种方式被保护着生活了下去。他7岁到13岁的六年间大概是活得最平静的六年吧?也包括像个普通小孩子一样地成长与学习着。但我不是说他就完全是普通小孩子那样。他并不明白自己的能力是怎么回事,其他人也没人打算告诉他,但他一直隐约明白(认为)自己是“有害的”。他确实见过身边人的死,如果说那是被他害死的也大概没错,他当时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知所措,但是现在并不一样。待在这里时,虽说安全地活了下去,依旧有很大一部分人表达了对他的厌恶或干脆避开。对于是自己给所有人带来了麻烦这一点,他并没有怀疑过。不如说也是在努力安静地活下去,可并不是真的平静地成长着。
Chaos回来的时候对这里做了这里曾对他做过的事情,我的意思是……把教堂炸掉了。(当时是那群人试图炸掉Chaos的家)而他对Cathedral的说法是这是那些居民干的,所谓那些你虔诚的信徒,现在所有人都识破了你的谎言。而你还待在你们所描绘的假象里不肯出来吗?(*你的谎言:Cathedral的能力是他人对他的无条件信服。 *你们所描绘的假象:Cathedral当时还是CG一派的,主张以和平的方式改变那些保守居民的想法。)(事实上,他本来没打算拐走Cathedral,只是打算把这儿炸了。但是Chaos半是能力半是习惯地说出这些话后,Cathedral信仰破灭的样子“实在是太有趣了”,于是就顺理成章的把人拐走了。(←看见了吗Chaos就是这样个无药可救的混蛋)(←……而且Cathedral是强战力!!!)
(……有趣的是,我设定完了才发现Cathedral原关也把整个教堂拆了的事情。)
所以在炸了教堂之后他碰见了Maze。我不确定Maze有听见Chaos对Cathedral的谜之洗脑吗,但无论如何他并不知道这事是Chaos做的。相反的是,他认为这依旧是因为自己(无论是有人受到他能力的影响还是有人想要除掉他)。他想要让Chaos(或所有人)离开这里,而自己并没有想要继续活下去的意思…然后被Chaos以(我也不知道什么方式)强行带出去了。
Chaos可能是想直接拐俩回去(哇这人好过分是不是!!!),在最初的一两个小时相安无事,发现了Maze也是『能力者』的事。但是Maze在他们离开镇子之前跑掉了,一部分原因是害怕Chaos和Cathedral也因为他死掉。
镇子上的人得知这场事故时很是愤怒(教堂是一个神圣的地方!),认为那是因为Maze往在那里:他六年前就不该活下来。最后CG将他关在塔里并允诺在他成年时处死他。(因为如果对孩子下手你们的双手会沾上罪恶……CG在居民中还是很有威望的。相信我,她并不是真的想杀了他;还有五年,也许他们能够促进一些改变,但当下这是唯一能拖住愤怒的居民们的办法了。)大家都以为Cathedral已经死了。
Chaos在再次回镇子上时知道了这件事。(他喜欢往镇子上跑,为了给这片他所厌恶的地方带来混乱:使用能力或者本能。在他看来CG一派所做的事毫无意义,用温和的方式只会让民众得寸进尺。为什么还要兼顾他们?他也并不觉得CG是在保护Maze,正相反,是她宣判了他成年时的死刑。她以为她能改变什么吗?)强行(潜?)进了塔,事实上Maze还记得他。但Maze并不想接近他或任何人。……不要过来…你会死的。于是告诉了他真正炸掉教堂的人是谁。那从来都不是你的错,因为我才是真正的“混乱”。没错,……确实是我干的,你想的话就全部怪罪我吧。只不过我是不会被他们抓住的。他也没有想到这句话确实安抚了面前的人,这是他们亲近的开端。
――如果喜欢我的话,跟我走不就好了?
――……!可是……
――……没关系的噢?我会一直来找你的,直到你跟我离开;……因为我也喜欢你。
↑之后一直往这里跑,大概之后几次送给Maze了眼罩。睡吧?……这样就不会再惊醒了哦。
↑真的喜欢上Maze是几个月之后的事,那之前只是无论Maze对自己无条件的信赖还是自己将会拯救的他的未来都会给自己巨大的满足感。


是*自家世界观的*Maze!
(↑私货太多感觉跟DL已经没啥关系了(不要脸地占个tag
不会画背景呜呜呜呜
p1p2是两种色调(已经放飞自我了(,p3无背景

试着特效堆了一只Maze(我觉得我快要认不出他了
满屏私设警告(。轻点打(护头
(楼和星空的贴图都是网上找的_(:з丿∠)_)

关于cp连线(其实我本来周末就想连的但……一直在打游戏😂
本命是混迷和沙风
绿色线大多都是我的神经病拉郎😂😂😂

为什么发不了图!!!

啊啊啊啊啊啊疯了疯了

关于Ignite终于有了填词版!!感觉完全不一样呢……!!
前天就开始画了但太懒了今天才上完色(
1p→2p→3p疯狂画风突变注意(太懒了只有第一张是板绘。背景就是Ignite关卡背景!!
3p是Laser!!无视铅笔字!!请只看对话框!!
4p5p是四月画的Ignite和Laser的人设(私设如山
(灯光特效果然是Laser、Dazzle和Neon专业吧!!emmmm)
(如果你已经发现了我1p没画左手……对不起我懒得上色了我有罪😭)